南都訊 記者陳傑生 昨日中午12時許,海珠區江燕路對出的工業大道,一輛掉頭的吊車起重臂插入了一輛拐彎駛入工業大道的221路公交車窗。據瞭解,事故造成三名乘客輕微受傷。
  公交乘客黎先生的座位在靠近司機座位的右側第一排。他描述當時情景,“一隻弔臂突然伸進車窗”,玻璃像彈珠一樣四處跳落。他趕緊避開,但還是被小塊玻璃砸中額頭,破了一個小口子,他的眼鏡也在這一瞬間被玻璃彈落地面。這副金屬框眼鏡,被拾回時右框已經斷開了。
  黎先生並非唯一的受傷乘客。魯婆婆和丈夫、女兒當時都在車上,她坐在和黎先生同一側的車座上,頭部、右膝蓋被玻璃擦傷。據黎先生稱,還有一位年過六旬的阿伯腿部受了點小傷。
  事發約30分鐘後,南都記者趕到現時看到,隨處可見散落的小塊玻璃。吊車停在公交車前方,車頂的起重臂伸出車頭一米許。
  公交車司機稱,當時他開車從江燕路綠燈轉彎進入工業大道,一輛吊車在工業大道南往北方向車道試圖掉頭。“吊車車身打側撞了過來”,他說吊車的起重臂事發時過了雙向車道分界黃線。
  開吊車的李師傅則稱,吊車打側正要完成掉頭,一輛公交車從江燕路駛來。“車速很快”,李師傅表示,之後就出現了起重臂伸入公交車的一幕。他一再強調,自己當時已經停車。
  雙方爭辯之時,交警趕到現場處理。隨後,南都記者從李師傅口中瞭解到,這起事故交警判了吊車“全責”。他看起來雖不服氣,但也不得不想想補救之策。“傷了人是要扣駕照的”,李師傅在場的一個同事提醒,並給出了建議,“跟受點輕傷的乘客私了吧!”
  乘客黎先生是保險從業人員,對“私了”表示贊成。他稱,保險公司理賠往往需要醫院鑒定,程序複雜。一旁的魯婆婆雖然沉默不語,但是女兒表示同意。於是,受傷的乘客開始跟李師傅討價還價。
  “兩千”是魯婆婆女兒給出的價位。“我車投了全保,但是肯定沒賠這麼多”,李師傅拉下了價。“我的眼鏡壞了呢”,黎先生爭辯。
  據李師傅稱,雙方最終還是“私了”,達成的方案是———魯婆婆和黎先生各獲500元,李師傅損失1000元。
  鏈接
  ●今年10月13日,青海省興海縣河卡鎮,一輛大型吊車剎車失靈衝進街道連撞20車,截至15日已造成9人死亡,15人受傷。吊車成為“馬路殺手”,這並非孤例。記者瀏覽新聞發現,吊車時不時成為交通肇事的主角。
  ●今年9月20日,海南省海口市瓊山大道,一名女性環衛工人被一輛重型吊車撞倒後碾壓,當場身亡。
  ●今年9月13日,山東省濟南市大橋鎮馬店小學一名11歲的小學生騎自行車時遭一輛大型吊車碾壓,當場身亡。
  ●同日,廣西自治區北海市金海岸大道發生一起重型吊車與電動車相撞的交通事故,造成一名男子當場死亡。
  ●……類似事故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在此提醒各位吊車司機,時刻註意馬路安全,顧及行人,合理避讓,不要再釀悲劇。  (原標題:吊車起重臂 砸進公交車)
創作者介紹

hescejn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